?
您當前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信息中心 > 平昌要聞

【身邊榜樣】王照明:帶領“空殼村”走上逆襲路

2019-07-04 08:35 單位:縣融媒體中心 作者: 李幟 閱讀: 3482次 【字體:

領辦花椒產業,缺乏啟動資金,他拿出了給兒子準備的學費;為解決秸稈焚燒環保問題,他頂住壓力建設秸稈炭化廠,廢棄物成為致富的寶貝疙瘩,帶動村集體經濟發展,還讓建檔立卡貧困戶當起“翹腳老板”;發展小微經濟林下生態養殖,他當起“泥水匠”,村民家家建起小禽園,增收有門路……缺產業,人口外流嚴重的“空殼村”平昌縣白衣鎮黃鶴村,在脫貧攻堅“第一書記”王照明的帶領下,興產業走上逆襲路、蝶變為“四好村”。

0042fc93667a8a0e667cddcade43a78.jpg

領辦花椒園 荒山變金山

2016年3月,黃鶴村的一次村“兩委”聯席會顯得特別沉悶:脫貧攻堅村里規劃發展花椒產業,基礎條件差,引不來業主,誰來領辦?會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表態。縣中醫院派駐到村里擔任“第一書記”的王照明站了出來:我來領辦吧!

“你知道興辦產業有多少事么?有多難么?你就敢站出來承頭!”“你也是四十好幾挨傍五十的人了,咋還這么遇事不冷靜呢?”聽說王照明要領辦花椒產業,朋友們都搖起了頭,甚至有朋友還開玩笑勸他:還沒開工,“浪子回頭”還來得及!面對朋友們善意的“打擊”,王照明回應:事兒再難,可總還得有人去辦才行。

王照明在村里成立了衛民駐幫種養專業合作社,風風火火開始了1800畝花椒產業園的建設。請來了7臺挖機辦地,可規劃的30萬村產業發展扶持基金還沒有到帳,沒有“起火糧”挖機開動不起來,這可咋辦?王照明把目光盯向了為兒子讀大學成家的儲蓄上。“哪有像你這樣干工作的,把老婆娃兒都搭上……兒子馬上就高考讀大學了,你把那錢挪用了,他拿啥子去讀大學?”妻子唐霞一聽火就大了起來。“兒子讀大學一下子也用不了那么些錢……”王照明一頓好說歹說,拿出了7萬元,一臺挖機預付1萬“油錢”動了工。

9b8a5a2dca78e9a4654e96050cc7fa4.jpg

1800畝花椒產業園建起來了,引不來業主投入,資金一直是個惱火的問題。王照明東挪西借,想法動員村民土地入股、勞務費入股,但都是杯水車薪,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更大的問題還在于,王照明先也想得簡單了,以為花椒種植就是施施肥、修枝枝,殊不知要穩產、高產,有一大堆精細的技術活兒……年輕人外流不回來,留守在家的老人又掌握不了。“不行,這樣下去產業要化苗!”王照明覺得,還是要引進業主、反包給業主,產業才可能做實在。

“啥?要反包給業主,這花椒園都建起來了,眼瞅著掛果投產了,反包給別人,這不是到嘴的肥肉送給別人吃嗎?”王照明向村“兩委”、鎮黨委政府請示匯報后,剛一拋出自己的想法,村民(股民)們就炸了鍋,甚至還有村民懷疑他藏著啥企圖。村(股)民代表會上,王照明掰起手指,一條一條說明好處:反包給業主幾年,投入有保證、管理跟得上,產業做得實,村(股)民一年40多萬的勞務費也有了著落,更重要的是“以工帶培”,回引一些年輕人,培育出技術骨干……幾年后不反包了,我們才有能力管好、經營好花椒園,讓這刺疙瘩成為“搖錢樹”,讓那荒坡野嶺變成“金山銀窩”。

村里的花椒園,2018年初反包給鄰村寶塔村花椒大業主何勇4年,在業主的管護下,長勢茂盛,2019年進入了盛產期。

ed7b8a2f82719fc386e06673bcfdc4a.jpg

建設炭化廠 廢物變寶貝

黃鶴村秸稈炭化廠600余平方米的生產車間里,兩臺正在運轉的高大圓柱形設備,一旁連接著煙道,褐色的木醋液被分離出來,而在圓柱形設備底部秸稈,在熱裂解下,正在變成黑色的生物炭……正操作設備的李金貴是村里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去年起到這里干活,一天能掙120元。

“當初建這廠時,我們都是持反對意見的。”李金貴笑著說,“多虧王照明王書記看得遠,堅持力推,我們才建成這廠,將那秸稈、木工下腳料啥的廢棄物變成了寶貝疙瘩。”

壯大村集體經濟,2017年上半年,平昌縣扶貧移民局給一些建檔立卡貧困村推介引進了秸稈炭化廠項目,其時黃鶴村的花椒產業正處于上不得上、下不得下的“瓶頸”期,上不上馬秸稈炭化廠項目,村里的分歧很大。“還是算了喲,村里的花椒產業發展都還有個窟窿擺起的,又上馬這項目,不是擺的窟窿更大啊?”村民和村干部們都這樣認為,但王照明有不同的看法:建起了秸稈炭化廠,村民把秸稈賣到合作社,不再在地里直接點火燒了,不僅保護了環境,還有收益。重要的是還可解決一些村民的就業問題、村集體經濟收入問題,這么多好處,何樂而不為呢?目前村里是有困難,可困難了就不發展啊?不發展困難就永遠是個困難,發展了困難終究是可以得到解決的……做通了村干部的工作,王照明再做村民工作。

跑主管部門政策支持,跑銀行貸款、跑廠家聯系建設……在王照明和村“兩委”干部的努力下,2018年上半年,黃鶴村秸稈炭化廠投產,解決了包括2名建檔立卡貧困群眾在內的5名村民就業,當年村集體經濟實現收入12.7萬元。

“我們村成立了炭化合作社,整合了產業扶持資金、貧困戶項目增收資金、上級安排到村的資產收益試點資金等50余萬元投入到合作社,再以1000元一股股權方式量化給村民。”王照明介紹,全村88戶貧困戶全部加入合作社,非貧困戶則自愿以現金入股,年底按照實際收益分紅,經測算每股年可得股息分紅350元。建檔立卡貧困戶歐心潤家有6口人,投入了6股,年底可分紅2450元。

1ccc70841a066aca88e019a6378b403.jpg

發展微經濟 增收有門路

為讓村里88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可持續增收、穩固脫貧,2017年初,王照明回單位平昌縣中醫院協調幫扶資金,利用黃鶴村良好的生態,建設小禽園,發展林下養殖。

“最初我們也是找得專家設計,利用楠竹建設禽舍,經測算,一個小禽園建下來就是6000元左右。”王照明說。6000元建個小禽園太不劃算了,讓王照明心痛。他想,自己是農村娃出來的,會點木工、泥水工,為啥不自己來設計、建設小禽園呢?

王照明是在建檔立卡貧困戶張明富家試驗小禽園建設的,他買來鐵網,就地取材……鋸木頭、栽樁、拉網,忙得不亦樂乎。那些天正下雨,泥一腳的水一腳,王照明全然不顧,村民們見了,說:“王書記,你一點都不像個干部,倒很像個泥水匠。”

張明富家可養600羽雞的小禽園建起來才花2000多元,比專家的設計節省多了,王照明在全村推廣起來,張伯忠家養了500羽、郭正銀家養了300羽……黃鶴村建成了83個小禽園。王照明還采取大產業園套小產業園、大業主帶小農戶的模式,利用村里的花椒大產業,帶動包括建檔立卡貧困戶在內的村民發展小椒園,建檔立卡貧困戶每戶至少都栽有0.5畝的花椒,家家都有可靠的增收門路。

兒子剛剛高考,王照明開始駐村脫貧攻堅;兒子大學畢業參加工作,王照明依舊還在駐村……滿頭的烏發變得花白,白皙的面龐曬得黝黑。認識的人都說王照明這幾年老得很快,但想到這幾年黃鶴村硬化了22.3公里村社道路;整治了8口病害塘,建成8處供水點;易地搬遷63戶、危改137戶,結合土地增減掛鉤項目建成2個聚居點,“6+1”綜合體完備;漫山的椒香果香,昔日深度貧困的空殼村,逆襲走上振興路,獲評省市“四好村”,王照明覺得自己這幾年真值!

8d00c48a71c4a482349ba9e0b265cc9.jpg

 

东南西北单词